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【靳东角色】宗明(一个小脑洞而已)

他左右周旋,八面玲珑,把人生的20年献给风雨飘摇的祖国,信仰支撑着他,家人支持着他,坚若磐石的他却没逃过那年疯狂的口诛笔伐。他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命,早早深图远虑把妻儿家人安排去了巴黎,至此明家销声匿迹,无迹可寻。

改革开放后,上海落了家大户,出手阔绰大胆,生意场上游刃有余,翻手为云,却无人深知其背景来历,仅仅知道那家随了母姓。

谭宗明慢慢推着轮椅,轮椅上老人白发苍苍,紧紧抱着相框喃喃自语,霞飞路变化真大啊,这路旁以前卖的糖炒栗子可好吃啦,还有那里有个卖核桃的……老人浅笑,似是回忆过往青葱岁月,一件件琐碎如数家珍,谭宗明知道这些都不是说给他听的。

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,满腔的赤血与儿女情长如今都做了土。老人软糯的上海腔经历了岁月磨砺依旧动听,渐渐她的声音染上颤抖,
她让谭宗明停下,最后两个人谁也没说话。

饷久老人举起颤颤巍巍的手,声音像抖落的筛,原来这里有一栋白色洋楼…楼…现在都没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
老人一生隐忍坚强,凄苦悲怨都不曾让她落下一滴眼泪。可她哭了,她说她回来了,楼却没了。

谭宗明俯下身卧着老人的手给她依靠,老人哭累了说累了闭上眼昏睡过去,手里还紧紧抱着相框。那里的黑白照已经模糊的看不清面孔,但谭宗明清楚,他像他,说不清,道不明。

不知谁的一声哀叹,谭宗明脱下外套轻轻覆上老人瘦弱的身躯,眼前一排排高耸楼宇,车水马龙,是这古老东方国家的强韧与不屈。他听着那个人故事长大,他的家园已翻天覆地不再满目苍夷,他的族人也都站在阳光下为活计忙碌工作着。谭宗明抿起嘴,他推着轮椅慢慢地走,你看,奶奶,我们回家了。




宗:家族的上辈,家族;宗明:祖上为明


咬文嚼字的脑洞,速写写的糙

评论(9)
热度(26)
©柒邪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