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Doctor Who】[ABO]Property(10th/Master)Chapter.12

违的更新,其实这章早就写完了,一直忘记放上来,打我吧QAQ,如果还有人在追这篇的话。。。。。。



Chapter.12



Doctor输入一串字符坐标,给Tardis加足动力后拉下手闸。Tardis转入时空隧道的颠簸让他东倒西歪,Donna刚踏进驾驶室就差点被甩了出去。

“我的天,你想杀了我吗!”Donna紧紧抓住控制台,强烈的失重感差点喘不上气,还好这情况没持续太长时间,Tardis稳稳着陆,Donna脸色发白,她想去吐会,然后把Tardis当赛车开的人狠狠地揍上一顿。不等她付出行动,Doctor就迫不及待的开跑了出去。

 

Tardis停在郊外的草地上,对岸是葱郁的树林与河流,空气中不知名野花的芬芳引来斑斓的蝴蝶在Doctor面前上下翻飞。他闭上眼深深呼吸,剔除思想中令他分神的杂音与气味,静下心感应与他纠缠羁绊百年的熟悉气息,但最后Doctor失落的睁眼,他什么也没感应到。

Donna踉踉跄跄走出Tardis,外头的鸟语花香一时让她反应不过来,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,气呼呼的走到Doctor面前,“你这么着急赶过来就是为了看风景?”

Doctor 沮丧的垂下眼,“他给我留了信息,他应该在这里的。”

“谁?你的族人?”Donna很是好奇这个能扰乱Doctor情绪让他念念不忘的人。“他和你什么关系?噢,别告诉我他就是你睡前黑暗故事的另一个男主角。”

Doctor没有否认,这间接承认了Donna的猜测,女人的敏锐直觉告诉她,他和Doctor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。Donna激动起来,刚刚还满是抱怨的脸忽然神采飞扬,紧抓Doctor的手臂使劲摇晃,“这么说他和你从小一起长大,你们是青梅竹马,哇哦,你们是恋人对吗,天呐,这太稀奇了,你得跟我好好说说。”Donna发现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有求知欲过。

 

“Donna我会告诉你的,我发誓,但不是现在。”Doctor好像发现了什么,独自走向一棵上了年纪的老杨树,在杨树粗壮躯杆上,刻了一个古怪记号,Doctor认得这个,可以说是烂熟于心,这是Gallifrey文字。

 

他在这里!

 

Doctor重又燃起希望,朝向四周张望寻找,当他看到树木与石头上留下的微小记号时,Doctor的颓丧与疲惫渐渐被狂喜所取代,这些故意留下的记号都指明,他所牵肠挂肚的人就在这里。Doctor想也没想便进了树林,Donna紧跟其后。他们踩在落叶上发出沙沙声响,茂密的树荫遮蔽了天空,光线暗了许多,随着继续深入空气也变得越发潮湿,他们不得不小心脚下的枯枝与碎石。Donna边走边哀叫连连,成群的昆虫嗡嗡的在她眼前飞舞,不时撞击在她脸上,她遮着脸还要时刻提防树梢上忽然垂头吐着信子的蛇,她开始怀疑他们走的路是否正确,亦或其实这都是Doctor某个敌人给他设下的圈套。

“你确定这是你老情人给你留下的线索?”Donna跨过一段枯倒的粗枝,忍不住说出心里疑惑,“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陷阱。”

“是他,我敢肯定。”Doctor仔细搜寻路过的每一棵树,就连灌木也不放过。“就算是陷阱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。”
哇哦,想不到你居然是个情圣,但是这一点也不Romantic。”Donna放眼望向他们所处的环境,“换个说法,你们的情趣还真新颖。”

 

“我和他的关系,地球人现在的思想还不能够理解。”

“你这算是歧视吗?”Donna扯掉一截烂树干忿忿的说。

“我们曾经彼此想要杀死对方,也有过无数杀死对方的机会,但是心里又十分清楚,我们谁也杀不掉谁。”Doctor的指腹抚上枝干上的古老文字神情飘忽。

“哈哈,”Donna尖锐的嘲笑声:“你们Time lord调情的方式我们地球人的确不懂。”

 

Doctor停下了脚步,跟在身后的Donna一个踉跄撞在他后背上,她正想要发作,Doctor捡起一根折断的枝干,“我们刚刚来过这儿是吗?”

Donna向四周望了望,这才反应过来,这里他们已经走过一遍,她对此十分笃定,那块之前差点绊倒她的石头还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,甚至缠在树干上的那条蛇都没换过姿势。

“我们迷路了?”Dinna有些担心。

“不。”Doctor查看附近的树木和石头没有发现任何记号,他咧嘴露出微笑,“这是Time Lord的一个小把戏。”他蹲下在潮湿的地下摸索,细长的手指在触摸到一块碎石时眼神为之一亮。

“找到了。”Doctor转动石块,眼前葱郁阴暗的画面像一扇玻璃窗被打碎成千万碎片跌落在地,刺眼的光亮从碎片缝隙中直射进来使人睁不开眼。Doctor用手遮住双眼,在逐渐适应后才慢慢移开手掌。

 

 

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平静过。Doctor迈开脚跨进新的景致当中,他站在湖边,阳光照射在湖面泛起金色的波澜,有水鸟轻盈的掠过激起一阵光圈。湖的对面是茂密的树林,有座小木屋孤零零的立在岸边,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在Doctor心头荡漾开来,咽喉不自觉滚动,他知道那里有人等着他,等着他推开那扇紧闭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9)
热度(26)
  1. Shinn如邪邪邪邪邪邪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