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火星生活/神秘博士】Second time around(10th/Simm Master)C.7




Chapter. 7



“我在,Sam。”John握着Sam的手,“我在这里。”

Sam涣散没有焦距的眼神渐渐清明,“John?”他诧异的微睁双眼,想到两人姿势颇为尴尬,他缩回手向后退开些距离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做噩梦了。”John话语里流露着担心。

“大概太累的缘故。”Sam坐起,揉了揉太阳穴,“最近一直都这样。”

“刚刚,”John眼神复杂,欲言又止,“你叫我Doctor。”

Sam震惊看向John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
John蹲在Sam脚边,抬头望他,“你有时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存在,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Sam低垂下眼,“不,没有。”

“Sam。”John轻声呼唤他的名字,“你是能够理解我的人对不对?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这样认为,我觉得我们——”John抓住Sam的手“我们认识很久了,久到即使你变了模样,我也能把你刻在心里。”

“Mr. Smith!”Sam用力的甩开他的手,“你的这些花言巧语该对那些漂亮女孩说。”

“Sam我是认真的!”John焦急的想要把藏在心底的疑惑,不安以及对Sam的情感通通告诉他,他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,面前这个人就是他一直寻找的人,他很重要。

“我看你是撞坏了脑子。”Sam匆忙的站起,“你早点睡,我去洗澡。”他胡乱的抓起摆放在床上的睡衣逃也似的躲进浴室。John盯着那扇门,懊悔的手指插进发间,看来他吓坏他了。

 

Sam的确是被吓坏了,他靠在门上心扑通扑通乱跳,他以前被女孩告白都未像刚才那样慌乱,Sam试图说服自己,一定是自己太累的缘故。

“Sam。”John小心翼翼的声音透过门传进Sam的耳中。

“你别误会,我不是同性恋。”John 是个能说会道的人,但在面对Sam时,他总会笨拙的什么也说不好,甚至连思考上也会慢上一大截。“我只想和你做朋友。”能和他做朋友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“所以千万别把我当做什么奇怪的人,呃,虽然有时候我的确很奇怪。”John窘迫的摸了摸后脑勺,“请别介意我刚刚的胡言乱语好吗?”

Sam拉开门,“ 你是想站在门外一直唠叨到我洗完澡?”他没好气的瞪了眼John,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现在你该躺床上好好休息,要知道在不久前你刚被撞到了脑子。”

John呆愣了大约三秒钟时间,然后大脑快速做出了反应,“你不生我气了对吗?太棒了,别担心我这就去休息。”他笑开了花,即刻蹦到床上躺平,因为身高的缘故,两只脚伸出床外不停摇摆。Sam无可奈何的摇头关上浴室门,潜意识里他觉得他太纵容John了。

 

“Koschei!”

 

Sam靠上门警惕的四周张望,等他确定这里没有其他人时,他才整个人放松下来。该死的,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病,例如精神分裂什么的。Sam抹了把脸,他要好好洗个澡放松才行。他脱掉黏在身上的衣物,突然出现的幻听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。Sam拧开笼头,花洒冰凉的水柱打在发烫的身体上,他哆嗦一阵,头脑变得清晰起来,他感觉自己好多了,伸手去调水温。

 

“Koschei!”

“Koschei!”

他听见有人敲击门窗叫喊自己的名字。

“Koschei,是我!”

他从床上爬起轻轻推开窗,一只手抓住了他,年轻男人的笑脸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你想死吗,这里可是四楼!”他惊讶的拔高了声音,男人立刻捂住了他的嘴“嘘,轻点,被你父母听见我俩都要吃苦头。”

他呜呜的发出几句抗议,伸手把男人拉进自己的房间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不要命了?”一松开手,他就迫不及待的追问,男人贪婪的看向他,然后低头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。他吻他一直很小心翼翼,可他并不喜欢。

“听说你生病了。”男人把他揽在怀中,声音有些委屈,“我想来看你,但是你的父母不同意。”

他垂下眼,伸出手臂揽住男人的后背,“不过是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,别担心。”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,“倒是你总爱做危险的事情,如果摔下去怎么办,是想在我家楼下重生吗,那会笑掉别人大牙的。”

“我可管不了那么多。”男人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颊,“我就想来看看你。”

“放心没死。”他看了眼门,把男人拉到角落,“你不能呆太久,我的医生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男人沮丧的撇了撇嘴,“运气真差,”他向四周观望一圈,”我可以钻进你的衣柜里躲一躲?”

“不行,想都别想。”他立马打消了男人的念头,他才不会冒这个险。

“那好。”男人叹了口气,眼里尽是不舍,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朵赤色小花,“魔鬼峰的山峰上开满了妙湛花,火红一片就像燃烧的火焰点燃了天空,好看极了。”男人把妙湛花放入他的手心,“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?”

 

 

“Sam!Sam!”John焦躁的敲着浴室门,他听得见门后的哗哗水声,却没有人回应他。

“Sam!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John管不了那么多,他向后退了两步,抬脚用力踹向门锁,可怜的门板发出一声脆响,门被踹开,John冲了进去。Sam躺在地上,墙上花洒喷出的水柱打在一丝不挂的躯体上,John心头一颤,连忙关掉花洒把他拉进怀里,Sam的体温低的可怕。

“Sam醒醒。”John抱起Sam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,他太害怕失去他,如果Sam真有什么不测,他会要了自己的命。

“你可别吓我Sam,我才刚找到你。”John把他抱上床,盖上被子给Sam裹了个严实。

“好……我答应你。”Sam紧闭双眼,低声呢喃。

“Sam?”John叫唤着他的名字,他伸手摸了摸Sam的额头,温度依然凉的心惊。他当机立断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。Sam的床太小,他不得不搂着Sam紧紧地贴在一块,把身体的温度渡给他使他暖和起来。

“你不会有事的。”John吻着Sam湿漉漉的发顶,“你刚刚答应我的不是吗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妙湛花的红试想应该就和曼珠沙华一样红的惨烈却又壮观。

评论(8)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