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Doctor Who】closer (Doctor/master)完整版

    





背景介绍:

设定是Wonderwall的后续,也是Second time around的联动彩蛋文,主要说少年Doctor 【Theta】和Master【Koschei】在Gallifrey的故事,会提到Master为何讨厌地球渐渐走向黑暗,总的说来,这是一个甜中带虐,虐中带甜的二人小故事。



Chapter. 1

 

Theta踩过一片红色柔软的草地,连绵的红色草原在微风中泛起波澜蜿蜒至永沦山下,呼吸里充盈着泥土与红草的袅袅芬芳,迎着风Theta微微向上扬起嘴角,他在一片赤红中找到了那抹棕。

“我就知道你在这里。”Theta径直坐在他身边,“你不该这样对他们。”

棕发少年抿着薄唇静静的望着远处的白顶雪山不发一语。Theta向他的肩膀靠了靠,“Koschei我并不是要责怪你,练习室的人光着身体,手里还握只椅子到处发疯,这景象也太……太刺激了。”

“你把他们叫醒了?”Koschei偏头,湛蓝的眼睛让Theta的心跳慢了2拍,他的瞳孔色泽像极了某颗星球,深邃的令人着迷,他差点沉溺在这片水色里。

“嗯,不过他们什么都忘了。”Theta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“答应我,别再恶作剧了,他们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。”

Koschei扭过头嗤了一声。

“学院庆典还剩三天,大家…...的压力非常大。”Theta知道这并不是他们排挤Koschei的理由,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非常牵强。

“我不喜欢鼓。”Koschei把头埋在手臂里闷闷的说。

 

Koschei讨厌鼓,讨厌一切与鼓有关的东西,这些他都知道,如果不是为了学院庆典,而Koschei又是学院组织官员,Theta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他的鼓可以击的这么好,比任何一个他所见到的的Timelord都要好。他架着鼓棒的手指细长,骨节分明,坐在架子鼓前的他仿若重生,叛逆,张扬,热烈的像要被焚烧成灰。密集且激烈的鼓点仿佛停下便是末日降临,垂死的挣扎和抵抗好看的像是山崖上的赤色妙湛花。

 

“我知道。”Theta伸出手臂搂过Koschei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。

“头还疼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给你揉揉。“Theta撵着双手食指和无名指在Koschei的太阳穴轻轻揉捏,”不喜欢还偏要当鼓手。“Koschei总会在不自觉中虐待自己,Theta下巴埋在他柔软的棕色头发里,心里溘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”既然不喜欢我们就逃了庆典怎么样?“

疯狂的想法让眯着眼睛享受按摩的Koschei瞬间吓的坐直了身,“不行,父亲他会大发雷霆!”

“就知道你不同意。“Theta调皮一笑,重新把人捞回怀里,“那等表演结束我们再逃走。”Theta原本就这么打算,他才不愿意让Koschei被一群女人围着称赞他鼓打的有多么棒,他想,这大概也是其它成员排挤Koschei的原因。

“我想让你陪我去一个地方。“

 

夜晚,彩色的霓虹灯把单调的建筑物装饰的炫丽斑斓,喧嚣的音乐和嘈杂的叫喊划破静谧的星空,所有人都在狂欢。

“你确定不会被发现?”Koschei跟在Theta身后探头张望,他们在乐队表演结束后悄悄逃了出来,Theta牵着他的手偷偷溜进这里——Gallifrey最伟大的博物馆。这是一栋金色圆顶的恢宏建筑物,馆中展品承载着宇宙万物所有的繁盛与衰亡,在它们面前Timelord种族也只是时间里一粒微不足道的砂砾。

 

“放心吧,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人。”Theta自信的对他眨眼。

“希望你不会把事情搞砸,我们事先说好,要是被发现你得承认一切都是你干的。”Koschei满腹牢骚,心里却紧张的要命。

 “我知道我知道,你都唠叨4遍了。”Theta抱怨的嘟起嘴,今晚他们可不是来这里幽会的,是来偷一样东西。

 

博物馆里安静的可怕,Theta牵着Koschei的手穿梭在展品中,他们无暇参观,脚步匆忙,最后他们在一个蓝盒子面前停下脚步。

 

“就是她。”Theta兴奋地围着蓝盒子转圈,“ 40型的Tardis,很棒不是吗?

“对对对,我老爹觉得她老的够呛,把她扔在这儿想不到还会有个白痴迷恋她到想要偷走她。”Koschei受不了的翻白眼,“天呐,这太疯狂了,而我居然还陪着你发疯。”

“什么?这是你们家族的Tardis?”Theta瞪着大眼睛,他从未听Koschei说起过,这个消息让他更加亢奋,“哇哦!这太不可思议了,太,太神奇了!”他兴致高昂,这是Oakdown家族的Tardis,说不定Koschei小时候还在里面玩耍过, Theta双眼泛着光,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钻进去好好参观一番。

“嘿我说你能小点声吗?”Koschei把乐的快要得意忘形的人拉到身边,“你说过只是暂时偷走她。”

“放心,我会把时间设定好,不会有人发现她不见了。”Theta打开Tardis的门,望着他的眼闪烁着光芒,“拜托,跟我一起走好吗?”

 

Koschei站在那里低垂着眼没有说话。

“拜托。”Theta恳求的伸出手。

 “不,不可以,你知道的,我不可以。”Koschei抿了抿嘴,他想跟他走,跟他浪迹宇宙,但是家族的重责让他不敢冒险。

“我们可以去你一直想去的地球。”Theta说话的声音带着蛊惑。

“那是你想去的,不是我。”Koschei知道他又要开始试图说服自己,虽然他的说辞通常都很胡扯。

“真的不去?”Theta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。

“不去!”他心里开始动摇。

“你知道的,我没有Tardis的驾驶执照。”Theta委屈的拉了拉门,“如果我没在约定的时间回来,答应我别想我。”

“你能更恶心一些吗!”Koschei嘴上得理不饶人,心里却开始担忧起这个一直会闯祸的人。

“那么,再见。”Theta关上门,最后连一眼都没有看他。

 

“噢这个天煞的该死混蛋!”Theta恼怒的站在Tardis外左右踱步,他居然真的走了,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不,不管了,他气愤的推开Tardis的门,还没反应过来,一个有力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拉了进去。

“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跟我走。”Theta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“别得意,我只是怕你把我家的Tardis弄坏而已。”Koschei按捺住躁动的心假装冷静。“我有Tardis的驾驶执照不是吗。”

 

Chapter. 2


“快,跟我来!“Theta拉着Koschei的手一路小跑,Koschei不悦的皱起眉任他拉着,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么神秘,连坐标都不让他看。

Theta微笑着推开了Tardis的门。

Tardis外是广阔深邃的浩瀚宇宙,Koschei惊叹的微微张开嘴,他们漂浮在一颗年轻恒星的轨道旁边,这是一颗不超过100万年的原恒星,在它的圆盘状云周围,尘埃颗粒通过收缩粘附聚集形成砂粒、卵石,有些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石块,这些石块又相互碰撞变成更大的天体,开天辟地的轰隆声响从他的耳朵,皮肤,头发,指尖,直击进他的灵魂

Koschei目不转睛的望着宇宙孕育的新生命,一个稚嫩的尚在生长的原行星盘,它的光与热在他的瞳孔中燃烧释放,形成吸积盘碰撞成星。Koschei对宇宙充满了敬畏,激烈的情感在他胸口燃烧,他激动的紧握Theta的手说不出完整的话语。

 

Theta用力回握他的手,“这里是太阳系形成的初期,行星们会花上亿万年的时间从一粒尘埃聚集成星,很震撼对吗。”

“你把我骗来就是为了看这个?”Koschei想对此表现的蛮之以鼻,但他发现他做不到。

Theta微笑着,他的眼里是他的影子与闪烁的光华,“我只想和你一起,一起见证恒星孕育生命的一刻。”

 

Koschei咬着嘴唇看着Theta,他心里有太多感情在上下翻涌呼之欲出,他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溃败成军,他的内心告诉他,或许,他可以,还有Theta。他轻轻握了握交缠着的两只手。

Theta轻叹一声,手抚上他咬紧的嘴唇,“别这样。“别这样对待自己。Theta的唇贴了上来慢慢磨蹭着他,Koschei闭上眼,松开唇瓣,他能感受到Theta的唇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婆娑,像是安慰,又像是情人间的撕磨,他吻着他的唇,他的鼻子他的脸颊,最后吻落在他的眼睑上,温柔的像是怕不小心把他弄碎。

 

Koschei靠在他的肩窝上,他多么希望这一刻时间能够停止变为永恒。他们许久没说话,耳边是开天辟地的轰隆作响,他们相互拥抱,成为彼此最美好最难以言喻的美好回忆。

 

“Koschei。“Theta喃喃道:”我想和你去地球,一起过圣诞节,一起去看雪。这些Gallifrey都没有。“Gallifrey只有棕与红,单调的银树和终年不下雪却有积雪的山峰。他想和Koschei一起去看五彩斑斓的世界,带他去与他双眼色泽一样的星球旅行,虽然那里的一切他们都可以蛮之以鼻,但他固执的只想和这个人一起去,他讨厌孤单。

“去啊,你都唠叨那么久了。”Koschei总是会向他妥协。

Theta牵起嘴角拉着他奔回Tardis主控台,他一阵手忙脚乱,愉悦的选定坐标,Koschei则拉下了操纵杆,Tardis快速旋转进入时空隧道,跌跌撞撞的在变幻莫测的时间洪流中飞行。

 

“啊哈,终于到了!“Theta兴奋地拉开闸,Tardis发出”呜呜“的响声稳稳着陆。

“拉紧刹车闸着陆,就凭这你永远别想拿到Tardis的驾驶执照。“Koschei从嘴里哼声。

“我喜欢这个声音,你不觉得它好听吗?”Theta对他眨了眨眼睛,“相信我,你会爱上它的。“

“才不会。“Koschei坚持认为这是一种坏习惯,他决定往后要纠正Theta以及他驾驶途中的诸多毛病,要不然等到他老成满脸皱纹的瘦瘪小老头,Theta也不定能拿得到驾驶执照。

“让我瞧瞧我们这是在哪。“Theta满脸期待的推开门,地球着陆点的数字是他和Koschei一起输入的,他们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样,可能他刚走出去就会跌入火山或者实际上他们着陆在一艘潜水艇里,总之世事难料。

幸运的是,Theta并没有看到火山,他们也没能着陆在潜水艇里,他们停在一个城市的马路旁边,Tardis恰好占了一个停车位。

“哇哦,这真是太棒了了!”Theta的眼里是彩色的霓虹灯光星星点点,热闹的街道上白色雪花纷纷扬扬把节日气氛浓重的街道裹成素白。

Theta兴奋地用手去接,雪花落在手上迅速的消失不见,多么简单的物理变化,却让他觉得无比神奇。

Koschei随后走了出来,迎面冷风让他吸了吸鼻子,他看了看周围,河岸旁矗立着的哥特式巨大钟楼,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穿着臃肿的服装歌唱狂欢,他了然的哦了一声。

“我喜欢这里。”Theta围着Koschei转圈,“这些人类生活的如此自在快乐,他们弱小又强大,在逆境中强韧的毅力与潜能不可估量,是个令人尊敬的物种。”

“一群直立行走的猩猩,不值得用那么多词赞美。”Koschei的生理系统适应了低温,他拢了拢刚换上的黑色呢大衣,“只是一群蝼蚁而已。”

Theta张口想说些什么,最后也只是笑了笑牵起Koschei的手,他的手有些凉,“你猜猜这是哪?”

Koschei撇撇嘴:“英国,伦敦,泰晤士河。“

“还有10分钟,”Theta望向钟楼仪表盘上缓缓移动的分针,“还有10分钟就是圣诞日。”他侧头瞪着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征询Koschei的同意,Koschei被盯的受不了,拽着他的胳膊往钟楼方向跑。

“快点啊,再晚一些你就要错过圣诞倒计时了。”

他们穿过流光异彩的商铺和嬉笑的人群,在银铃般的圣诞歌曲中奔跑。特拉法尔加广场上人头攒动,炸在耳朵上的倒计时喊叫声让心跳蓦然加速。

“十!”

“九!”

“八!”

“七!”

“六!”

“五!”

“四!”

“三!”

“二!”

“一!“

“Merry Christmas!”

人群爆发出震耳的欢呼声,灯火通亮的夜空朵朵绚丽的烟花腾空而起,绽开漫天银碎,他们在唱歌,在跳舞,他们把美酒洒向夜空尽情欢呼,年轻的情侣们在相互拥抱接吻,空气里弥漫着果酒的清甜与鲜花的芬芳。

 

Theta站在拥挤的人流中,他把Koschei弄丢了。

 

Chapter.3

 

Koschei恢复知觉时,自己躺在了手术台上。他光裸着身体,手腕和脚腕被皮质手铐束缚的动弹不了。他慌乱的扯动手铐试图挣脱,他的记忆还停留在特拉法尔加广场上人群的喧嚣。他记得Theta牵着他走在前面用手拨开人群,后来他被人按住脖子,有针孔刺入颈动脉,他感受到被推入的液体肆无忌惮的破坏他的身体机能,他来不及喊叫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

Koschei冷静下来,他转动眼球观察四周,这个房间不大,堆着一堆杂七杂八的外星科学仪器,在他的左侧有一个陈列柜,他偏过头,柜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cyberman的头颅和Sontaran的大脑,再往上看还能看到Dalek的金属外壳。看起来这是个实验室, 更贴切的说像是个外星人标本陈列室。

Koschei快速运转大脑,他得想办法出去。所以当有人拉开实验室的门,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。

那个男人套着一件医生的白大褂,戴了副眼镜,他走到手术台旁,在Koschei的面前放了一排针管,Koschei瞥了一针管剂转眼盯着男人等他说话。

 

“你和Doctor是什么关系?“男人问。

Koschei不明所以,他决定不开口等男人提供更多信息。

“你认识Doctor?“男人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指从他的喉咙一路轻抚至胸膛,“或者是Master?”

Koschei恶心的快要吐出来,他露出嫌恶的表情。“低贱的种族不配从我口里得到任何信息,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放开我。“

男人挑起眉毛,从架子上取出一支针管,“我知道你是Timelord。”

Koschei露出惊讶,但很快又恢复如常。

“在你还昏迷的时候,我已经检查过了你的身体,你有2颗心脏。”

Koschei迅速整理起零星的对话,这个人认识一个叫Doctor和Master的人,而且这两人很可能还是Timelord。他想到陈列柜里的那些收藏品,推断那两人可能在地球没做过什么好事。

“你既然知道Timelord,就该知道这是你们人类惹不起的种族。“Koschei故作轻松的舒展身体,“我的同伴们已经在四处寻找我,当他们找不到我时,就会制造一些小麻烦。你们的首相可能会突然发疯想要一场战争,使你们这可怜的国家瞬间减去三分之一的人口,你的家人和朋友会悲惨痛苦的死去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。”

 

男人脸上挂着微笑,“已经发过疯了。”说完用力地把针管扎进他的脖子。Koschei一阵眩晕,他开始呕吐,污秽的呕吐物从鼻子里呛出来使他不停咳嗽,他吐光了胃里所有的食物,连同胆汁也一起吐了出来,强烈的恶心感像是要把他的内脏都从身体里挤出来一样。

 

男人又拿起一支针管,“我知道你只有一个同伴,相信我,没多久他就会来跟你一起作伴。”他推了推眼镜,“宇宙中最后的的Timelord,Doctor的话也不能全部相信。”

“你说什么,宇宙里最后的Timelord?”Koschei还想再问,男人调转针管,迅速把针头刺进他手臂的血管里,他用力挣扎,手臂上鲜血淋漓染红了手术台,男人拔出针头,Koschei瘫在手术台上大口喘气,他惶恐的发现他的四肢软弱无力,生理系统已经全部瘫痪。

“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配合你,请别伤害我。”Koschei头一次感到恐惧与绝望,他放软声音低低哀求,男人不缓不慢地从包里取出手术刀,“我想要你的大脑。”

 

Theta茫然的在人群散去的街道上寻找Kochei,他焦急的一遍一遍喊着Koschei的名字,空旷的街道没有人回应他。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何处,12月的泰晤士河冷风吹在脸上像把尖刀,Theta无助的蹲在马路中央,他恨自己懦弱又无能。

Koschei迁就他,信任他,他把他带到遥远的地球,他却连照看好他都做不到,Theta焦虑的想哭。他蹲在地上瑟缩成一团,他想Koschei会去哪儿,然后,他想到了Tardis。

“我怎么这么蠢!”Theta的眼睛重新露出光芒,他立刻站起向来时方向奔跑。Koschei跟他走散一定会去停靠Tadis的地方等他,焦虑的情绪扰乱了他的大脑,他才不会真那么蠢!

他奔跑着,耳边呼呼的风声像是在催促,他转过街角经过一个巷子,黑暗中一只手抓住了他把他拉入角落,他被人捂住嘴发不出声音。Theta惊恐的瞪着眼,他眼见3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在他“消失”的地方促足,随后又匆忙向前追去。

待他们远去,身后的人松开了他,这时Theta才看清是个女人。女人有些上了年纪,脚边还跟着一只锡制的机器狗。

“你是谁?”Theta问,他的直觉告诉女人没有恶意。

女人仔细的端详他,小心翼翼的说:“Doctor?“

“啊,Doctor?你需要医生?”Theta一头雾水。

 “对不起我认错了人。”女人看上去有些失望,“你好,我叫Sarah Jan,它是K-9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走。”

“你好Sarah Jan,我不能跟你走,我在找我的朋友。“

“你的朋友被那些人抓住了,如果你想救他就跟我来。”Sarah Jan转身,Theta听她这么说感到异常诧异,他和Koschei可以说是悄无声息的来到地球,他们头一次来也不曾和地球的人类结怨,为什么他们要抓他和Koschei?

Theta皱了皱眉,跟着Sarah Jan一起走进黑暗的小巷。

 

“Sarah Jan,K-9不是地球科技对不对?”Theta跟她并肩试探的问。

“它是一个老朋友送我的,可能有些上了年纪。”锡制狗默默地跟在他们身旁,两只耳朵转来转去。

“他曾经修好了它,”Sarah Jan温柔地望着锡制狗,像是透过它在看另一个人。“前不久Master的cyberman军队攻占伦敦时,它被打坏了,发不了声音。”

可怜的小东西,Theta心里说道。“它是Timelord科技,你的朋友是Timelord对吗?”

“是的,和你一样是Timelord。“Sarah Jan说。

Theta停下了脚步,他没有告诉Sarah Jan自己的来历连名字都没有告诉,然而Sarah Jan全都知道,他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“我们截获了他们的通讯信息,每年圣诞节,地球人类都会异常紧张,特别是英国人。”Sarha Jan像是知道Theta的顾虑解释:“外星人们似乎都特别喜欢在圣诞节这一天入侵地球。”

“我不是来入侵你们的。”Theta连忙摆手。

Sarah Jan被男孩逗乐的笑出声:“我知道,但是有人已经绷紧了神经。”她边走边说:“虽然每一次都是Doctor解决了问题,但你不能保证他每次都能及时赶到。地球需要武装自己。”

“所以他们捕捉无辜的外星人?”

“他们利用了Master遗留下的大天使网络监控每一艘光顾地球的飞船,所以当你和你朋友驾驶Tardis进入地球的时候,你们就被盯上了。“

“那现在我们怎么办?“Theta惴惴不安,他没想到自己的心血来潮会给Koschei带来这么大的麻烦。

“救他出来。“Sarah Jan在一栋不起眼的建筑物前停下,按下门铃,不一会儿,一个黑人小伙开了门,”哦,我的老天你总算回来了,你要再晚一些,我和Martha都打算去救你了。“不要大惊小怪Michey。”Sarah Jan进了屋子,Theta跟在她后面一起挤了进来。

“就是他?”Michey上下审视Theta不屑的撇嘴,“一个小鬼头,怎么可能是Doctor,一定是K-9哪里出了故障。”

“大概是他弄错了。”Sarah Jan蹲下摸了摸K-9的头,K-9摇了摇尾巴,又跑到Theta的脚边用头蹭他的小腿。

Theta觉得锡制狗有趣便也蹲下摸他的头。“是这只小狗找到我的对吗。它把我和别人弄错了。”

“他把你当成了他的主人。“Sarah Jan说完,楼梯上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,Martha扶着楼梯向他们望去,在看到Theta后露出失望又释然的神情。

“一切都准备好了,”Martha对着他们说:“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Theta接过Michey丢过来的枪厌恶的皱起眉。

“UNIT!”Mchey把枪装上弹夹。

 

Chapter. 4

 

Koschei被扣锁在椅子上,五六个金属制成的缆线从头颅插入脑髓,他浑身抽搐,瞳孔急剧收缩,口腔里分泌的唾液从闭不拢的嘴角一路流到脖颈。他的大脑在仪器的刺激下亢奋异常,所有过往的记忆在眼前回闪,他想去制止,却有股强大的电流侵蚀进皮肤,从骨头刺进大脑,他扭曲着面部表情,下身高高的昂起,他射了。

男人挑起眉毛,瞥了眼屏幕上的数据值,标示危险的的红色警灯亮了起来,他伸手抚在开关上,慢慢按了下去。Koschei像是断了线的提现木偶,瘫在椅子上。

 

“这是一具年轻的身体,充满诱惑力。“男人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沾上Koschei的浊液,”等抽干你的大脑,我可以把你的身体做成一具漂亮的标本,挂在实验室最显眼的地方。“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“Koschei痴痴地大笑引起一阵咳嗽。

“你笑什么!“男人恼怒的掰过他的脸。

“我笑你不过是只愚蠢的猩猩。“Koschei虚弱的面容变得越加清冷,”你说要把谁做成标本?“

 

Theta跟着三个人类一只锡制狗闯入UNIT的总部,靠着Martha他们很容易混了进来。

“他们的同伴被Dr. Venturer带进了实验室,“Martha悄声说:“他很危险,我们得先去救他,其他人都在地下室里。”

“我们要分开心动吗?”Mickey警惕的看着四周,他们躲藏在一间没人的办公室里。

“这样,Smith夫妇你们去救地下室的人,我和这小子去救他的同伴。”Sarah Jan提议。

“不行,这里你没有我熟悉。”Martha否定了Sarah Jan的提议,“Dr. Venturer是个危险的人物,他对Timelord比任何人都要执着。我和他,你和Michey去救地下室的人。”

Martha拔出腰间的枪,“我们得赶快,否则他的同伴就真有危险了。”

 

不容分说,他们在门口分了手,Theta跟着Martha躲过巡逻的安保后,他紧张地摸了摸口袋里Michey丢给他的枪。

“Martha!”Theta叫住了准备开锁的Martha,”别开这道门,Koachei不在里面。“

Martha面露诧异,而后了然的说:“你能感应的到他?“

Theta深吸了口气,“跟我来。“

 

Doctor有时会回忆过去,他时常会问自己是否后悔来到地球 ,答案是他也不知道。

 

Koschei赤声躶体的站在那里,白色的浊液从小腹流淌到腿根,他对面的椅子上,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用手术刀挖出了自己的眼球。

Theta和Martha闯进实验室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。Koschei阴骘的裂开嘴,眼神透露着对鲜血的癫狂与痴迷。Martha惊恐的拔出枪指着他的头,他让她想到一个人。

 

“Koschei!“Theta叫唤他的名字,他明白现在只有他能叫醒他。

“Koschei!“他又叫唤一声。

被叫唤名字的人转身茫然四顾,最后把焦距放在了Theta的身上。

“Theta?“Koschei表情空洞的歪着头,像是不解为何他会在这里。

Theta脱下外套裹在Ksochei的身上抱住他。“对不起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“Theta红着眼紧紧地抱着他,心疼的快要停止呼吸。

“我们回家了。“他搂着Koschei往门口走,在见到Martha对着的枪口时,他沉下脸对她摇了摇头。Martha放下枪呆立在原处,太过熟悉的感觉。

 

UNIT总部在圣诞夜突然被众多外星人袭击,损失不可估量。这是官方对外宣布的信息,事实上发生了什么他们闭口不提。

Martha和Mickey忙着安顿人数众多的外星人,没有时间送别Theta,Sarah Jan开车把他们送到泰晤士河畔,“在这里对吗“

“是的,谢谢你。“Koschei已经睡着了,Theta背着他,Sarah Jan替他开了车门。

“那么我们走了。“

“路上小心。“

“嗯,我会的。“Theta笑着说:“再见Sarah Jan,相信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。”

Sarah Jan张口,她想问Theta你知不知道一个开着蓝色警亭的Timelord。话到嘴边,一阵熟悉的声响,蓝盒子隐约闪现,最后变成实体矗立在眼前。

“你!你是——”Sarah Jan激动的说不出话。

Theta诧异的看着他,“我是什么?”

“不,没什么。”Sarsh Jan忍住纪要落下的眼泪,“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。”


Chapter. 5

 

Koschei醒来的时候,Theta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。

“你醒了?”Theta弯起嘴,“要不要喝点茶?”

“不,你别走。”Koschei向Theta的方向靠了靠,“我好像做了一场噩梦。”

“没事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Theta低下头亲吻他的额头和嘴唇,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Koschei闭起眼享受着Theta的安慰,他微微张开嘴,Theta的舌就钻了进来,他们相互纠缠,Theta抓住他的舌头舔吸的他全身酥麻发软,这感觉和被注射进药物时完全不同。Koschei喘息着把手伸向Theta的下身,Theta闷哼,拉开了彼此距离。

“Koschei,不可以。“他抓住他的手,却没有力气拿开。

“你不想要我?“Koschei眼神迷离,被吻红肿的嘴唇扰乱了Theta的神智。

天,他怎么可能不想要他!他每晚都想狠狠地要他想的他快要发疯。

“我不能趁人之危。“Theta声音沙哑,Koschei体内的药物和大脑损伤使他还在不清醒的状态,这点Theta是知道的。

   

“Theta。“Koschei窝在Theta的怀里,”我听到了鼓声。“

“嗯。“Theta累的睁不开眼。

“我做了什么,你都不会离开我,对不对?“

“嗯,不会。“Theta喃喃低语。

 

黑暗里Koschei靠着他安心的露出笑容,他终于能有一个永远不会抛弃他的人,他拥紧了Koschei,甜蜜的进入梦乡。

 

 

但是以后的事,谁又说的准呢,Doctor想。

 



评论(1)
热度(58)
  1. 玅玉律Shinn如邪邪邪邪邪邪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