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CP16】Doctor Who刀马无料closer片段先行 Chapter 2



CP16不妥当 摊位号J12,还是像之前一样印30份付照片。


背景介绍:

设定是Wonderwall的后续,也是Second time around的联动彩蛋文,主要说少年Doctor 【Theta】和Master【Koschei】在Gallifrey的故事,会提到Master为何讨厌地球渐渐走向黑暗,总的说来,这是一个甜中带虐,虐中带甜的二人小故事。


Wonderwall

Second time around连载中





Chapter 2



“快,跟我来!“Theta拉着Koschei的手一路小跑,Koschei不满的皱起眉任他拉着,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么神秘,连坐标都不让他看。

Theta微笑着推开了Tardis的门。

Tardis外是广阔深邃的浩瀚宇宙,Koschei惊叹的微微张开嘴,他们漂浮在一颗年轻恒星的轨道旁边,这是一颗不超过100万年的原恒星,在它的圆盘状云周围,尘埃颗粒通过收缩粘附聚集形成砂粒、卵石,有些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石块,这些石块又相互碰撞变成更大的天体,开天辟地的轰隆声响从他的耳朵,皮肤,头发,指尖,直击进他的灵魂,Koschei目不转睛的望着宇宙孕育的新生命,一个稚嫩的尚在生长的原行星盘,它的光与热在他的瞳孔中燃烧释放,形成吸积盘碰撞成星。Koschei对宇宙充满了敬畏,激烈的情感在他胸口燃烧,他激动的紧握Theta的手说不出完整的话语。

 

Theta用力回握他的手,“这里是太阳系形成的初期,行星们会花上亿万年的时间从一粒尘埃聚集成星,很震撼对吗。”

“你把我骗来就是为了看这个?”Koschei想对此表现的蛮之以鼻,但他发现他做不到。

Theta微笑着,他的眼里是他的影子与闪烁的光华,“我只想和你一起,一起见证恒星孕育生命的一刻。”

 

Koschei咬着嘴唇看着Theta,他心里有太多感情在上下翻涌呼之欲出,他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溃败成军,他的内心告诉他,或许,他可以,还有Theta。他轻轻握了握交缠着的两只手。

Theta轻叹一声,手抚上他咬紧的嘴唇,“别这样。“别这样对待自己。Theta的唇贴了上来慢慢磨蹭,Koschei闭上眼,松开嘴唇,他能感受到Theta的嘴唇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婆娑,像是安慰,又像是情人间的撕磨,他吻着他的唇,他的鼻子他的脸颊,最后吻落在他的眼睑上,温柔的像是怕不小心把他弄碎。

 

Koschei靠在他的肩窝上,他多么希望这一刻时间能够停止变为永恒。他们许久没说话,耳边是开天辟地的轰隆作响,他们相互拥抱,成为彼此最美好最难以言喻的美好回忆。

“Koschei。“Theta喃喃道:”我想和你去地球,一起过圣诞节,一起去看雪。这些Gallifrey都没有。“Gallifrey只有棕与红,单调的银树和终年不下雪却有积雪的山峰。他想和Koschei一起去看五彩斑斓的世界,带他去与他双眼色泽一样的星球旅行,虽然那里的一切他们都可以蛮之以鼻,但他固执的只想和这个人一起去,他讨厌孤单。

 

“去啊,你都唠叨那么久了。”Koschei总是会向他妥协。

Theta牵起嘴角拉着他奔回Tardis主控台,他一阵手忙脚乱,欢快的选定坐标,Koschei则拉下了操纵杆,Tardis快速旋转进入时空隧道,跌跌撞撞的在变幻莫测的时间洪流中飞行。

 

“啊哈,终于到了!“Theta兴奋地拉开闸,Tardis发出”呜呜“的响声稳稳着陆。

“拉刹车闸着陆,就凭这你永远别想拿到Tardis的驾驶执照。“Koschei从嘴里哼声。

“我喜欢这个声音,你不觉得它好听吗?”Theta对他眨了眨眼睛,“相信我,你会爱上它的。“

“才不会。“Koschei坚持认为这是一种坏习惯,他决定往后要纠正Theta以及他驾驶途中的诸多毛病,要不然等到他老成满脸皱纹的瘦瘪小老头,Theta也不定能拿得到驾驶执照。

“让我瞧瞧我们这是在哪。“Theta满脸期待的推开门,地球着陆点的数字是他和Koschei一起输入的,他们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样,可能他刚走出去就会跌入火山或者实际上他们着陆在一艘潜水艇里,总之世事难料。

幸运的是,Theta并没有看到火山,他们也没能着陆在潜水艇里,他们停在一个城市的马路旁边,Tardis恰好占了一个停车位。

“哇哦,这真是太棒了了!”Theta的眼里是彩色的霓虹灯光星星点点,热闹的街道上白色雪花纷纷扬扬把节日气氛浓重的街道裹成素白。Theta兴奋地用手去接,雪花落在手上迅速的消失不见,多么简单的物理变化,却让他觉得无比神奇。

Koschei随后走了出来,迎面冷风让他吸了吸鼻子,他看了看周围,河岸旁矗立着的哥特式巨大钟楼,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穿着臃肿的服装歌唱狂欢,他了然的哦了一声。

“我喜欢这里。”Theta围着Koschei转圈,“这些人类生活的如此自在快乐,他们弱小又强大,在逆境中强韧的毅力与潜能不可估量,是个令人尊敬的物种。”

 

“一群直立行走的猩猩,不值得用那么多词赞美。”Koschei的生理系统适应了低温,他拢了拢刚换上的黑色呢大衣,“只是一群蝼蚁而已。”

Theta张口想说些什么,最后也只是笑了笑牵起Koschei的手,他的手有些凉,“你猜猜这是哪?”

Koschei撇撇嘴:“英国,伦敦,泰晤士河。“

“还有10分钟,”Theta望向钟楼仪表盘上缓缓移动的分针,“还有10分钟就是圣诞日。”他侧头瞪着大眼睛征求Koschei的同意,Koschei被盯的受不了,拽着他的胳膊往钟楼方向跑。

“快点啊,再晚一些你就要错过圣诞倒计时了。”

他们穿过流光异彩的商铺和嬉笑的人群,在银铃般的圣诞歌曲中奔跑。特拉法尔加广场上人头攒动,炸在耳朵上的倒计时喊叫声让心跳蓦然加速。

“十!”

“九!”

“八!”

“七!”

“六!”

“五!”

“四!”

“三!”

“二!”

“一!“

“Merry Christmas!”

人群爆发出震耳的欢呼声,灯火通亮的夜空朵朵绚丽的烟花腾空而起,绽开漫天银碎,他们在唱歌,在跳舞,他们把美酒洒向夜空尽情欢呼,年轻的情侣们在相互拥抱接吻,空气里弥漫着果酒的清甜与鲜花的芬芳。

 

Theta站在拥挤的人流中,他把Koschei弄丢了。

 


评论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