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【火星生活/神秘博士】Second time around(10th/Simm Master)



“在你的怀中死去,现在开心了?”他嘲讽的看着男人。

“你不会死,”男人把他搂入怀中,检查伤势,“别傻了只是颗子弹,只要重生。” 

“不。”

“一颗小小的子弹,拜托!”男人恳求。

“我猜你并不十分了解我,我拒绝。”他话语决绝。

 “重生,只要重生,”男人焦虑的摇晃手臂哀求道:“求你,求你重生,快点!”

“然后我的余生都在被你监禁中度过?”他痛苦拧眉,倔强使他不愿受到任何人的支配,特别是男人。

“但你必须这样!快点!你和我!所有做过的事!”男人神色悲伤绝望,压抑的情感跟随眼泪溢出眼眶,“Axon,记得Axon吗,还有Dalek…我们是仅剩的两个,没有别人了。”悲戚颤抖的哭腔让他隐隐作痛,他能感受到男人的孤独和痛苦,他差一点就要放弃他的倔强。

“重生!”男人大声吼叫,像是命令。

“这个听起来如何?”他得意的微笑,“我赢了。”他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报复男人,他要他余生都痛心彻骨,愧疚自责。

“那会停止吗,Doctor?”抑制的重生系统使他呼吸急促,意识微弱,“鼓声,会停止吗?”

鼓声,如果没有鼓声他会是什么样,他们又会是什么样?

这些无从知晓,他闭上了眼睛,没有听到男人痛彻心扉的嚎啕哭声。

 

 

Sam迷糊的睁开眼,浑浊的大脑一时区分不开现实和梦境,他呆愣看着天花板直到听觉正常。

“Tyler快开门,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踹掉你这可怜的门板了!”他家的门正被人残暴猛击。

Sam从单人床上坐起揉了揉脸,他还没从刚刚的梦境里缓过神来。

“Tyler!Sam Tyler!”门外的人已经恼怒到了极点。

Sam打开门, Gene Hunt一把推开他钻进了屋,“你这混球,是不是房里藏了女人?”Hunt四处张望,Sam的屋子小的可怜,能藏女人的地方大概就只剩下他的衣柜,他可没兴趣去翻一个男人的衣柜。

“Guv有事吗?”Sam为自己倒了一杯水,他的头现在有些疼。

“废话,难不成我还约你吃早餐?”Hunt把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扔给他,“穿衣服有活干了!”

“我在休假。”Sam捧着自己的衣服。

“警察没有假期,我的Sammy Boy!”Hunt双手叉腰,“发生一桩凶杀案,就在离你家不远的那个酒吧。”

“哪个?”Sam对附近的娱乐场所并不熟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Alien!”

 

案发现场在酒吧后门的小巷里,此刻已被曼城警察封锁。Sam拉开警戒线钻了进去,Chris手里拿着小本子正在问话,在看到他时Chris礼貌性的叫了声“Boss”。Sam点了点头径直走向尸体。

尸体仰躺在地上,看样貌有三十来岁还算英俊,是女人喜欢的那种。Sam蹲下,死者的心脏处被开了一个洞,暗红的血液已经干枯粘附在死者的蓝色西装上。Sam抿抿嘴,伸手往死者的西装口袋里翻找,他找到一个钱夹,里面有30英镑和一张驾照。

“David  Wood。”他念了一遍名字。

“Boss,”Ray打断了他,Guv让你过去。”他嘴里叼着烟没有正眼瞧Sam,只是伸手指了指警车方向。

Sam起身招呼制服警察把钱夹收进证物袋,然后擦了擦手走向警车。

“Guv你找我?”

“对!”Hurt拉开警车门,“现在我们有一个该死的线索,这睡的像头死猪的家伙可能就是嫌犯!”

“嫌犯”被扔进后车位,他的脸色苍白,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往向翘,男人没穿外套只穿了一件条纹衬衫,早晨的低气温令他卷缩着身体,他的右脚丢了一只皮鞋,看上去即狼狈又可怜。

 

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“Master!”

“我喜欢听你叫我名字!”

 

“Tyler!”

Hurt的怒吼让Sam回过神。“你有什么毛病?”Hurt“嘭”的关上警车门,“看他看这么久,你是基佬吗!?”

“啊,我在想一些事。”Sam揉了揉太阳穴,“他可能被下药了,我们得送他去医院。”

Hurt发动车子,“那还不上车!”

 


评论(12)
热度(29)
©柒邪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