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Doctor Who】[ABO]Property(10th/Master)Chapter.5



厨房里Doctor手忙脚乱的在煮沸的380cc热水中加入了24公克奶精粉、6公克原味奶粉、0.5盎斯糖水及1盎斯蜂蜜,等热水煮开成奶水,Doctor将奶水倒进早已放入茶叶的壶中,在与茶叶一同浸泡约2分半钟后,他将茶叶沥去,一壶正宗的英式罗亚奶茶完成了。Doctor很满意自己的作品,当看天线宝宝的Master毫无征兆的吵闹要喝英式下午茶时,他不得不借助网络信息来了解制作过程,还好他够聪明。Doctor正洋洋自得,设定好的闹钟打着“哒哒哒哒”的四节拍,提醒他烤箱里的司康饼已经烤熟,他急忙带上手套打开烤箱把烤盘端了出来。Oh~Doctor盯着手中的烤盘,天,这太糟糕了,看着半焦的司康饼Doctor已经能想象出挑剔的Master将会如何不留情面的把这玩意扔在他的脸上。令人费解的是他明明按照制作步骤把时间精确到秒为什么没有成功?Doctor把失败的源头归结于这该死的食谱上。他犹豫着要不要重新试一次的时候,Master愤怒的吼声从厨房里都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“Doctor我让你做的是下午茶,不是明天该死的早餐!”

“来了来了,已经好了!”Doctor慌忙把司康饼装入食篮,配上准备完毕的刀叉餐盘、奶茶以及浓缩奶油和草莓果酱,搭配好的餐点整体看上去也不是很糟糕。Doctor给自己打着气,然后端起盘子走了出去。

 

“那个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?你发明的新式手雷吗?”Master嫌弃的指着司康饼,“这玩意吃进肚子你确定不会炸死我和Baby?”

“它看上去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。”Doctor拿起一块司康饼把它掰成两半,他在其中一片涂上浓缩奶油又在奶油上涂了层草莓果酱,“我先尝尝看。”Doctor刚要把食物送入口中,Master立即从他手里抢了回去。“你凭什么第一个吃?这些都是我的。”Master狠狠瞪了他一眼着后咬了口司康饼。

Doctor紧张的问:“怎么样,味道如何?”

Master皱眉把司康饼都吐了出来。“我敢肯定这是全宇宙最难吃的东西。”

 “好吧,我失败了。”Dcotor撇着嘴失落的摊了摊手。

“我是说这玩意不管谁来做都是全宇宙最难吃的东西。”Master端起杯子喝了口奶茶,“我一直都讨厌这令人生厌的食物,但却还有那么多愚蠢的英国人喜爱它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我做讨厌的食物?”Doctor认为Master又在愚弄他。

“即使厌恶我也想尝尝看。”Master拿起被他吃了一半的司康饼,“你跟这黑乎乎的恶心食物一样令我讨厌。”

 “那还真是抱歉。”Doctor弯嘴微笑,他从新拿起一块司康饼剥去焦黑的外皮涂上奶油和果酱递给Master,“需要再尝尝看吗?”

Masrer翻着白眼接过司康饼,“收起你恶心的笑Doctor,我快吐了。”
“抱歉。”Doctor嘴角的弯度继续愉悦的上扬,“茶还满意吗?”

Master艰难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,“事实上我更喜欢MarthaJones母亲泡的咖啡。”

 

有时候Doctor真的非常佩服Master,他能在你毫无察觉时慢慢让你跳进他准备好的陷阱中。

“NoNoNo不要妄想,你不能离开Tardis。”在Master继续给他下套前,他必须立刻打消他的念头。

“我什么都还没说!”Masrer又摆出愤怒的要吃了Doctor的表情,“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?他指了指自己渐渐隆起的小腹,“把我困在Tardis的时间点里,你是想把我逼的更疯对吗Doctor?我该死的监护人。”

把Timelord放入一个时间点,不用太长时间就能轻易逼疯他。显然Master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。

“我要出去,听到了没我要出去,我要喝Martha Jones母亲泡的咖啡!”暴怒的Master把司康饼都扔在了Doctor的身上,对,不是脸上,Doctor庆幸到。

 

所以当Jones一家正愉悦的准备晚餐时,客厅里忽然响起Martha Jones熟悉的呜呜声。

“Oh,My god!”Martha惊呼出声,她放下手里的盘子目不转睛的看向餐桌旁渐渐现形的Tardis。她没想到能再次见到Doctor,然而她却还没准备好该用什么心情来见他。

蓝色警亭停稳当后,大门从里面被推开,Doctor伸出头,在找到Martha 时他张开笑脸,“Hi~ Martha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,Jones一家你们还好吗?”

“呃我们很好,Doctor。”Martha尴尬的笑着。此刻她心情复杂,她爱着Doctor,一直都是,他可以爱Rose,爱Master——这个宇宙里最疯的疯子,却唯独不爱她。

“你呢——还好吗?”Martha决定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,自勇士号事件以后,她们对Doctor都存有种微妙的心情,因为Master。

“我很好,事实上我是来寻求帮助的。”Doctor为难的挠了挠头,“我想请你母亲泡一壶咖啡。”

这是什么奇怪的请求?

Martha露出得体的微笑,“当然没问题,我妈妈非常乐意为你泡一壶咖啡,但我能问你需要一壶咖啡做什么用处?”

“呃,我遇到一个可恶的外星人,打败他需要用到咖啡。”Doctor这不算撒谎,实情就是这样。

“这个外星人不会碰巧是我们的前首相Harold Saxon吧?”Martha的妹妹Tish厌恶的皱眉,“Master,那个疯子,你是为他来的?你们又想玩什么花招来折腾可怜的地球?”

“休想再让我泡咖啡给那个疯子,他做的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”Martha的母亲悲愤交加,“如果他站在我面前,我发誓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向他开枪。”

Docror早就猜到事情会向现在的情况发展,这也是Master乐意看到的。


“Master做的那些恶事我很抱歉,他不值得你们原谅,相信我他现在对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。”Doctor恨死Master了,这一定是他故意给自己找的麻烦,一定是。

“所以这次他想给我们找不愉快对吗?”Tish双手抱臂,“无论那个疯子想做什么都和我们无关,Doctor请你离开。”Martha的父亲和弟弟准备把Doctor推进蓝盒子里,Martha阻止了他们。

“这里没有人会喜欢Master,但他是Doctor,一次次把地球从危急中解救出来的Doctor,现在他想寻求帮助,我们应该帮助他。”Martha找出咖啡壶,把壶递给母亲,“帮Doctor一次,Please。”

Martha母亲无奈的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说去了厨房。Martha拉开椅子,“要留下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吗Doctor?”

“我很乐意,不过我得回去看着他。”Doctot指了指Tardis。

“我可以给你送进去,但千万别让我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。”Martha可不想看到什么限制级的场面刺激自己的小心脏。

“不不,什么也没有我发誓。”Doctor推开Tardis的门,“门没锁,推开就行。你知道Tardis大门永远会为你敞开。”

Martha笑了笑没有接话,Tardis的大门为她敞开而她却永远走不进Doctor的心门,这令她更加酸楚。

“那么Martha我们等会见。”

“等会见Doctor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1)
热度(15)
  1. 玅玉律Shinn如邪邪邪邪邪邪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