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Doctor Who】Wonderwall /Doctor×Master/刀马


Chapter.1

 

Theta奔跑着,在红色的草地上,他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却不敢停下,他怕只有一秒,就会失去那个人。

 

Gallifrey燃烧的天空渐渐变的昏暗,蚊虫成群的出没在半空乱舞,有些撞击在他的脸上,Theta没有时间去管他的脸。他看见远方的几个黑点晃动着,胸腔里两颗快速跳动的心脏让他躁动不安, 他捏紧了手里的音速起子,加快了奔跑的速度。

 

 

“住手!我让你们住手!”Theta冲进人群用身体护住手臂中瘦弱的躯体, Koschei靠在他的怀里快要失去意识,红色的草汁和血液染脏了他白色的长袍,他脸上有大片淤青,右边脸颊肿的使他睁不开眼睛,但即使Koschei现在身陷囵囤,狼狈不堪,却依然表情嘲讽的上扬嘴角,倔强的像头狮子,“今天不吃了我,我将会在某天吃掉你们所有人。”

“疯子!”为首的年轻Timelord骂骂咧咧的抬起脚被Theta挡住一脚结实的踹在了他的后背上,Theta闷哼着,“Torvic已经够了,如果你们不想闹出事的话。”

“我不认为死了一个疯子Timelord会闹出什么事,我亲爱的Theta。”Torvic不打算这么便宜放过Koschei,这个该死的小疯子在学院里对他视而不见,甚至挑衅他的权威,他有必要好好的教训他,让他明白Gallifrey学院的生存法则是什么才对。

“听着Torvic,我不想对你使用暴力。”Theta举起手中的音速起子,“停下或者躺下。”

 

Torvic像是听到了Gallifrey最好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,他的笑声引起周围的同伙一块大笑,“哦,Theta这太好笑了。”Torvic擦着眼角笑出的眼泪,“你认为一个破音速起子能起到什么作用,打开我的心扉吗?”

“你可以试试。”Theta指向空地,蓝色的光线瞬间击穿草皮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焦味。Torvic一伙显然没有料到改造过的音速起子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,他们愣在当场,彼此相互交换眼神。局势逆转,刚刚还气势凌人的Torvic此刻怯怯的向后退了两步,“别以为我会饶了你们两个!”

 

 

Torvic他们逃走了,Theta咧开嘴,他还没开口,Koschei便恶狠狠的推开了他,“谁让你来这里,你这个白痴。”Koschei怒视着Theta,他试着自己站起来,可肢体使不上力气又让他跌坐在草地上。

“你受伤了,不要乱动。”Theta紧张的想要扶住他,Koschei拍开了他的手,“我让你不要管我,我们不是很熟对吗?”

“不,你是我的朋友,我们一直都是朋友。”Theta看着Koschei,他想要把他的感情,他的思想通过眼睛传给这个人,“Koschei不要再拒绝我,Please。” 

 

Koschei垂下眼,抿了抿嘴唇,他犹豫的表情让Theta以为他就要答应他了,然而Koschei抬起头,意料外的一记巴掌打在Theta的脸上让他自以为傲的大脑有些发懵。

“快滚吧白痴,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感激你!”Koschei扯开嘴角,挑衅的看向Theta。

Theta的心跌落谷底,这么多年Koschei用谩骂与疯狂的举动逼迫自己远离他,他不得不在Koschei划定的距离范围外默默地关注他。其他人对Koschei的偏见与蔑视,Theta都不在乎,那个疯狂的,拥有独一无二天才头脑的人,始终是和他一块长大,一块在红色草地里嬉戏玩耍的 Koschei,KoscheiOakdown。

 

“我是不会丢下你的。”Theta不顾Koschei的警告将他打横抱起,“你需要医生,你伤的太重了。”

Koschei震惊的瞪大眼睛,Theta的举动显然让他慌了神,他挣扎着甚至用手去拧Theta的脸,“白痴、蠢货放我下来,我能自己走,不要把我当个女人一样!你听见没,聋了吗!”

“别骗自己,你一个人走不了。”Theta的脸已经被Koschei拧的变了形。

“我有办法!”Koschei吼完这句就后悔了,他的头开始眩晕,从远及近的鼓声变得越来越响,恼人的四节拍就像要穿透他的大脑,使他脑浆迸裂。

“停下…停下。”Koschei呻吟着,被Torvic揍过的胃猛烈收缩,痛的他连吐出胆汁的力气也没有。他用尚能工作的大脑预估了伤势,颅骨骨折,脑震荡,腮腺总导管破裂,身上还断了2根左肋骨,很好,他现在疼得快死了。

 

     “喂,Koschei。”忽然安静下来的Koschei让Theta感到不安,他紧闭双眼,脸色苍白的如同死人。

“Koschei,醒醒。”他呼唤Koschei的名字,声音微微发抖,他把额头低下想要碰触Koschei的额头确定是否安好,在快要碰触到时,Koschei微微撇开了头。

“Theta。”Koschei的声音非常轻,“我在,我在。”Theta急忙应着,此刻他的恐惧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和满足,十年来Koschei第一次叫他的名字。 

“我会…杀了你的。”

“你不喜欢我可以背着你。”Theta放下怀中的Koschei把他背在身后,“这样行吗Koschei?”

 

Koschei贴在Theta的后背上,此刻他已经没有精力跟Theta计较到底是抱着他好还是背着他好,如果他还有力气的话他绝对会把这个婆婆妈妈的Theta揍个半死,就像他现在这样。

“不…去医院…不…回家…”Koschei艰难的把单词从口中挤出,他的喉咙好像被堵住了,稍微一咳嗽都是血腥味。

“那我们去哪?”Theta担忧地说:“你伤得很重,或许你可以去我家,我的母亲她懂些医术。”

Koschei在心底翻记白眼,他宁可回去被家族长老们关禁闭也决不会跟Theta回家。

“神殿…”Koschei咳嗽一声,“神殿。”

Theta不确定的回头看了眼Koschei,在确定Koschei口中所说的话后心情复杂起来。

他抿着嘴背着Koschei走向一条小路,这里是他们童年时代偷偷跑来玩耍的地方。在茂密的红草和错综复杂的银树背后有座废弃许久的神殿,说起它的历史他和Koschei曾经去图书馆查过资料,那是一座供奉Gallifrey伟大工程师Omega的神殿,除了这条信息外他们便再也查不出什么了。它为何被遗弃,年长的Timelord对此讳忌莫深,无人问津的落败神殿成了他和Koschei的秘密基地,在这里他们度过了喜多美好的时光,直到Koschei开始刻意疏远他。

 

 

Theta额头上的汗水滚落在脸颊,他咬紧牙,用打颤的双脚攀爬阶梯,直到最后一个阶梯后才呼出一口气,根据他脑中的记忆Theta一路摸索到大厅,在确定地点后,他轻轻地把Koschei放下好让他好靠在墙壁上。
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,这里太黑了。”Theta向四处观望,“我去找点柴火。”

“不准走。”Koschei睁开眼,咳嗽一声,“马上,马上就好。”话音刚落,Koschei的身体开始散发出金色光芒渐渐照亮半边神殿,这突发的状况让Theta慌了手脚,“Koschei!”他大声呼喊着Koschei的名字,他想要扑上去搂住他,但重生的力量把他整个人推了出去。

“Koschei!Koschei!”Theta叫嚷着Koschei的名字着急的掉下眼泪,他没有经历过重生,虽然Timelord拥有2颗心脏,拥有比其他种族更长久的生命,但重生是有限制的,他们每一次的重生后的人格与外貌都会不同。

Theta忐忑不安的看着Koschei,金色光芒渐渐消散,Koschei没有变,他依然还是那个瘦弱、拥有苍白肤色的棕发Timelord。

 

Theta惊讶的张大嘴,眼角还挂着泪,他简直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“喂,你那是什么表情。”Theta扯起嘴指了指自己眼角,“真难看。”

“我以为你——”Theta忽然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!”他立刻蹲下用眼睛仔细的把Koschei全身检查了一遍。

“你用重生的力量治疗伤势。”Theta皱着眉头担忧地说:“这是在消耗自己的寿命,是被Gallifrey法律禁止的。”

“你会告发我?”Koschei微微抬起下颌,眼角扫向Theta。,Theta急忙摆了摆手,“当然不会,我只是担心你。”

“我不需要。”Koschei站起身拍了拍长袍上的泥土,“我要回去了,再见。”

“Koschei!”Theta伸手拽住Koschei手臂,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告诉我。”他的声音充满恳求,这些年来Koschei对他施加的冷暴力令他每分每秒都备受煎熬,尽管他会因为Koschei种种的打击刺激而愤怒、窘迫或伤痛,但目前为止,他没有真正的恨过他。

 

黑暗的神庙里两个人僵持着彼此保持沉默, Theta拽着Koschei的手臂不愿松开,天知道他有多希望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直到Gallifrey毁灭。

最终Koschei打破沉默,他抽回手臂向后退了一步,因为黑暗Theta看不清楚他的脸。“别天真了Theta,小的时候我跟你就信念不同,对时间,对Gallifrey的认知,你早就清楚我们做不了朋友,我们今后会是竞争对手,是敌人。感情对于我和你根本就是多余的东西,你不会真以为会有同求异存这种东西存在吧?可笑。”Koschei轻蔑的哼笑着。

“你总是如此固执。”Theta的声音充满疲惫,“无论你怎么想、怎么对待我,你都是我的朋友,我不会放弃。”

“你不觉得你很奇怪?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,Theta?”他向后退去,“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”Koschei几乎是落荒而逃,           

Theta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情没落,他抬起左手,手心中还带有Koschei手臂的触感。

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?” Koschei的质问在他心底泛起阵阵漪涟,他其实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

 

Chapter.2

 

第二天的Gallifrey学院,年轻的Timelord们挤在学分榜前交头论足,Theta仗着身高优势挤进人群,毫不意外,榜首的位置上写着Koschei Oakdown。他高兴的咧开嘴就像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一般,当然他也在众多的人名中寻找到了自己,名次也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,不靠前也不靠后。

“这个疯子是怎么做到的?”人群里议论纷纷:“哈哈当然是靠着他漂亮的小脸蛋让导师给他答案。” Torvic调侃着,仿佛Koschei的不耻行径都被他亲眼目睹。

“对对,他可绝对做得出这种事。”人群里发出一阵讪笑。

一群丑陋肮脏的人。

Theta撞开挡在身前的Torvic爪牙,他站在学生榜前,愤怒使他的脸颊爆出青筋,“嫉妒已经让你们疯魔了吗!看看你们污秽的表情,在你们诋毁别人的时候,Koschei却在图书馆啃着晦涩难懂的书籍,而他的努力你们却全都选择无视,就凭这样的你们还想赢他?别做梦了!” Theta激动地的反驳让人群安静下来,但也只是几秒的时间。

“哟,这不是被Koschei遗弃的小狗Theta吗?” Torvic拖着古怪的调子,“这么多年还知道维护主人,真是条好狗,怎么样,昨天英勇的表现,是不是赢得了主人一记热吻?” Torvic说完又引起一阵哄笑。

“嘿,我早就觉得他们两个不对劲了。”

“对对Theta跟我们说说看,你是不是已经干过Koschei了?他的床上功夫是不是跟他人一样疯狂?” Torvic单手搂过身旁的金发女孩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,“我想他的嘴唇绝对没你的柔软,亲爱的。”

Theta看上去非常冷静,仿佛少了之前的愤怒,他弯起嘴角笑的一脸无害“Torvic我猜一定没有人狠狠的揍过你这张脸。”  

话音刚落Theta挥出拳头,出乎意料的一拳让Torvic丝毫没有防备 ,拳头不偏不倚的揍在了他的鼻梁骨上,人群中忽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叫好声。

 

Torvic吃痛的捂住鼻子, 他仰着头,红色的液体从鼻腔里流了出来滴在他的袍子上。“你这小狗,我要杀了你。”

Torvic周身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怒火,他们将Theta团团围住眼看就要一顿好揍,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院长来了,人群如鸟兽状一般散开,Torvic临走前捂着鼻子,用凶狠的眼神示意他绝对不会放过他,Theta则抬了抬眉毛伸出右手中指给予回击。

 

等人全部散开,Theta才重重的呼出口气,说他不怕揍那是假的,刚刚太惊险了差一点自己就要被大卸八块,感谢伟大的Rasillon让自己逃过一次劫难。Theat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准备回教室上课,当他抬头时眼神恰巧与对面的人碰到一块。

Koschei看着他眼神里多了些什么,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离开。Theta感到自己再一次自作多情,说不定他在Koschei眼里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丑,这样想着的Theta心里难过的就像要窒息。

 

 

Chapter.3

 

午休时间,Theta坐在教室里安静地看书,Ailla风风火火的冲到他的位置前一把扯开他手中的书气势汹汹的骂道:“喂,你是哪里不对劲,脑子坏了?”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Ailla,Theta没说话。

“你知道Torvic扬言要砍下你一只手吗?”

“哦,是吗,他早上还说要杀了我呢。”Theta夺过Ailla手中的书,把书重新翻开。

“别用这幅无所谓的表情来应付我。Ailla抢过书直接扔出了窗外。

“嘿,我的书!”Theta站起身想要去捡,Ailla有力的双手把他又按了回去,“听着,不要试图去惹恼Torvic,Koschei不是你的榜样。”

“那是他来招惹我的,谁都知道他是个恶棍。”Theta咬牙。

“他只会去招惹Koschei,所以你只要离Koschei远远的就行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Theta隐隐感到不安,“Koschi怎么了?”

“他,他没事。”Ailla支支吾吾,眼神闪烁,Theta知道她有事瞒着他。

“Ailla我知道你没在说实话,你每次撒谎手都会放在背后。”Theta盯着Ailla不停逃避的眼睛,声音温柔:“Ailla告诉我,Koschei现在在哪?”

“他刚刚去了Torvic教室,把他单独约去了后山。”Ailla刚说完,Theta就急忙飞奔出教室,他一边奔跑一边在心底咒骂着Koschei,那个明明很聪明的家伙到底都在想些什么!

 

 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Theta时常在想,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,Koschei注射器里的梦魇药物也没能及时发挥作用,那么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自己是否能够承受,答案是绝不。

他绝不想再看一次这样的场面。

当他目睹Torvic健硕的身体把Koschei压在红草地,粗鲁的撕开他的长袍在颈间索吻时,他第一次有了要杀人的冲动。他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沸腾,在叫嚣,身体里的每一个组织细胞都尖叫着杀了他。Theta跟随了内心的恶魔,他狠揣一脚在Torvic的后背,算是还了昨天的债,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,Theta一把抓住Torvic的衣领,在早上刚揍的部位上又补上一拳,这一拳,Torvic的鼻梁骨彻底断了。
Torvic嗷的一声惨叫,在他看清是谁时,快速的接住了即将打在鼻梁骨上的第二拳,然后不客气的一拳反打在Theta的小腹,这一击非常用力,Theta双手捂住腹部,泛起一阵干呕,随后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和肚子上。

 

“又是你这只不听话的小狗,我早该这样好好教训你。”Torvic咒骂着挥舞拳头,却在半途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Theta睁开眼,Koschei右手拿着注射器,衣衫不整的站在Torvic身后,他的嘴角破了皮,脖子上印着红色的掐痕。他站在那一动不动,眼里闪着光,那种眼神,Theta知道,是疯狂的,想要毁灭一切的眼神。

 

“Koschei。”Theta摇晃着快要散架的身体,伸手晃了晃Koschei拿着注射器的手臂,“Koschei你还好吗?”Koschei瞪大双眼,苍白的脸变得诡异狰狞“嘘,听鼓声,哒哒哒哒,哒哒哒哒,四节拍的鼓声越来越响,越来越响,我的头好疼,好疼。”Koschei双手捂住耳朵痛苦的吼叫,“鼓声告诉我我会害死你,我不想这样!”

“Koschei,Koschei。”Theta把他抱在怀中缓缓地拍着他的后背安慰,“你不会害死我,看,你刚刚还救了我。”

Koschei整个软倒在他的怀里,额头抵着他的心脏,“你会讨厌我,远离我,对我失望。”

“拜托,是你在远离我,我一直在反省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你才会讨厌我。”Theta把脸埋进Koschei棕色的头发中,“求你,不要再不理我,我想象不出没有你的日子我该会是什么样。”

“我会变成一个疯子,彻头彻尾的疯子,我会毁掉你所有珍视的东西,我还会想要杀你。”Koschei声音非常微弱,“你会恨我吗,Theta?”

Theta收紧手臂,他的声音坚定而有力,“不会,永远不会,我原谅你。无论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,我都会原谅你。”

 

Koschei抬起头,一直伪装的坚硬外表渐渐融化,Theta捧着他的脸低头吻了下去,他吻得很轻,生怕一点用力都会伤到Koschei,他们嘴唇碰触,相互亲吻,Theta伸出舌头轻轻顶开Koschei的牙齿没有遭到任何抵抗。

时间从他们身边停止,那个桀骜不驯骄傲的像只狮子的Koschei现在乖巧的令他摆布,Theta差点为此把持不住的想要更进一步,最后他强忍住内心的悸动分开彼此。

Koschei气喘吁吁地靠在他的怀里,Theta抱着他亲吻他的头发,这一刻是多么美好惬意,忽然间他有个冲动,他想要把埋藏在心底许久的愿望在这里告诉Koschei:“Koschei等我们毕业后一起驾驶Tardis在宇宙中旅行好不好?我们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星球,去你想要去的时间,只要你愿意我都会陪你。”

“对不起Theta。”Koschei再一次拒绝,Theta已经习惯了Koschei的拒绝,当他想开口说这只是他的胡话而已让他不要当真,Kosche笑着说:“你得拿到Tardis的驾驶执照才行,Theta。”

 

END

 

  

Torvic:Gallifrey学院的不良学生老大,一直恶意的欺凌年轻的master和doctor,最后年轻的doctor不得不杀了那个不良少年以救他朋友的命。


Ailla:master早期的同伴,其实是时间领主派出的间谍,也是他最后泯灭了master最后的善良。



其实图和文好像没什么关系,但是我就是喜欢DT和绵绵,就是这么任性

评论(2)
热度(40)
  1. 玅玉律Shinn如邪邪邪邪邪邪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