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【赛梦】Repugnant concepts 6

真是...好久没更新了...还有在追的吗..

这篇打算出个突发本..对是突发本..半退圈的我被基友拉着说什么也要参cp22

想想自己混的都是北极圈,emmmmm那就出个赛梦本满足一下自己好了,自我满足本所以印的不会多,有想要的gn可以给我留言,我适当走几本网贩。

以下前情回顾..

Chapter. 1

Chapter. 2

Chapter. 3

Chapter. 4

Chapter. 5

地球,一颗让奥特战士留恋与有深深羁绊的蓝色星球,一颗充满无限可能的奇迹之星。
“哦地球。”塞罗无精打采的坐在干草垛上,这是他在地球上的第三天,却被自家老爹留在这...这散发恶臭味的马棚里——喂马铲屎。

他堂堂宇宙第一塞罗大人居然蜗居在这小小的马棚里,被几匹地球生物驱使,这绝对会成为终极塞罗警备队中最大的笑话!别说是见梦比优斯,他连走出这个农场的机会都没有!说好的度假呢?确定不是在戏耍他或者其实这是某个缺心眼的试炼?
“哼,见鬼的度假!”塞罗一蹦而起,对护栏中咀嚼干草的马匹竖起中指,“本少爷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出去,就是老爹也别想阻止我!”
“脾气长不少臭小子!”背后传来的熟悉嗓音,让塞罗本能的转身迅速往后撤了一步。
“师,师傅?!”眼前身行修长,腰杆笔直的半百老人不是雷欧又会是谁?
“才三天就呆不住了?”
“师傅,你和老爹去哪了!”塞罗抱怨道,他这几个长辈不会是故意躲着他去哪玩了吧。

“你们把本少爷骗来就是为了让少爷我照顾这些味道难闻的宠物吗?”老爹的品味还挺特殊,说起宠物塞罗认为还是皮古蒙最可爱。
“队长是让你一个人好好反省。”雷欧话语突然间严厉,“离家不回,连签名都没发过几封你知道队长有多担心你吗?”
“老爹他担心我?真看不出来…”从小让他散养长大还亲手把他送给徒弟毒打,就连度假也要让他喂马铲屎的老爹,难以想象他会担心自己。
“敢顶嘴?”雷欧反手一记爆栗敲上塞罗脑袋“还有你这家伙和梦比优斯怎么回事?”
塞罗捂住脑袋龇牙咧嘴,师傅下手依旧心狠手辣,真疼。
“没有,本少爷和他什么事也没有!”塞罗摇头失口否认,开什么玩笑让几个弟控知道他对梦比优斯做的事,恐怕不能活着离开地球。
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。”年轻人间的事,雷欧一向懒得去管,“你先洗个澡,一会去艾斯哥哥那,梦比优斯也在。”雷欧想想还是有必要提醒自家徒弟,“见到梦比优斯态度好点,别总欺负他,他是你长辈。”
“也就比本少爷大一千岁而已…”塞罗小声嘀咕,谁要他做自己长辈。

雷欧开着辆白色吉普,路上他告诫塞罗不要暴露身份,虽然地球人大部分对他们很友善,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尽量低调些。
“记住你叫诸星真,而我叫凤源。”
“哦。”化名为诸星真的塞罗心不在焉,“梦比优斯也被地球人伤害过?”凤源握着方向盘眺看远方,“地球人面对强大的未知力量,他们有的心怀敬意,有的则因为恐惧露出人性的丑陋。作为守护地球被他们称作奥特曼的我们,就该有被误解的觉悟。”
“哼,本少爷会打回去。”诸星真透过车窗,街道人来人往,穿正装的上班族行色匆匆,女孩边走边和朋友说笑,玩具店前孩子指着橱窗里的迪加手办说想要。
这些人的生活都是由前辈们守护着,即使他们被守护的人背叛伤害也始终爱着他们,一个一个都是自虐狂。
“你小子瞎说什么。”亏的凤源在开车,要不然诸星真脑袋又要吃一记爆栗。

吉普停稳在面包店旁。
“到了,下车。”
“师傅不进去吗。”天不怕地不怕的塞罗奥特曼,此刻的诸星真居然有些忐忑。
“我去接队长和其他几个哥哥。”他的哥哥们趁难得的休假机会去探望故人,阿斯特拉则去超市购买今晚的食材,只剩下他没事可做当起免费司机。
“那我进去了。”诸星真撇撇嘴,眼前的面包店装潢非常普通,谁会想到店老板会是个奥特曼?
诸星真推开玻璃门,咯吱声引起店内人的侧目,
“是真来了?”身穿围裙,手里捧着面包篮的女人微笑着向他招呼。
“来了啊。”后厨探出一颗脑袋,“你小子快来帮忙。”
“哦是!”诸星真掀开布帘,弯腰扯动挂在门檐上的风铃,叮铃的清脆铃声中,抬眼撞上一对黑色明眸。
这眼睛真好看,又大又好看,词汇匮乏的诸星真后悔上课没能好好学习。
好看眼眸的主人脸上带着局促,不知所措的双眼乱瞟。
“你好…真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说出口却十足的不安。
“……”
“你小子傻了怎么不说话?”北斗星司举着擀面棍,恐吓意味的在手心敲了敲。
诸星真不是不想说话,而是真的看傻了。
“你好,日比野未来。”他抬了抬下颌,很是臭屁。

这家伙怎么回事,身为奥特战士长的乖也罢了,怎么连人间体也这么的乖巧?
未来不知道诸星真心里在想些无聊东西,见他阴沉着脸,刚弯起的嘴角硬生生垮了下去。
“见到本少爷你不高兴?”诸星真抱胸,他比未来高一个头,身高优势的压迫使未来向后退了半步。
“不,我、我很高兴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不笑。”明明刚刚还对艾斯有说有笑。
“喂别得寸进尺!”北斗的擀面棍眼看就要落下,适时的布帘后响起温柔女声,“星司你又欺负孩子是吗?”
“我不是,我没有!”北斗急忙否认并且迅速m扔掉手中作案工具。
“我在教真怎么和面团呢夕子。”北斗恨瞪了眼诸星真,在布帘掀开后即刻换上长辈的和蔼笑容。

南夕子手里拿条粉色卡通兔围裙,“只剩下这条真不介意吧?”
见三人都穿了这东西,未来穿是件粉色卡通猫咪,挺可爱。诸星真接过围裙道了声谢,“你是和艾斯合体的南夕子前辈吗?听老爹提起过前辈。”
南夕子抚嘴,眼睛笑成一道月弯,“哎呀哎呀没想到赛文哥哥居然提起过我,好高兴。”
提起你名字最多的难道不是在一旁傻呵呵的艾斯吗…这些个前辈果然如师傅所说,说是家族度假实则找故人叙旧来的。
“新司面包都装在纸盒里了,你准备下。”
“你们要出去吗?”诸星真眨巴眨巴双眼。
“我和夕子要去拜访老朋友。”北斗脱掉帽子和围裙,“你和未来把剩下的面包做完。”
“本少爷不会。”堂堂的塞罗大人到了地球不是被老父亲叫去喂马铲屎,就是被前辈拉来做面包。诸星真很心累。
“让未来教你。”北斗看了看缩在旁边的幺弟,“未来你教真没有问题吧?”
“艾斯哥哥我恐怕—”
“未来没有问题,我会好好跟他学。”
未来瞥了眼诸星真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。
“那就好。”

送走北斗和南夕子,店里只剩下他们,两人尴尬的站着谁也没先说话,气氛有些古怪。
“那个…”诸星真咳嗽一声打破沉寂,“这个…”他甩了甩手中的围裙,“要怎么穿啊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40)
©柒邪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