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极圈爱好者
饿急自割腿肉
佛系混圈,一般不杀生
讨厌借梗自用,ky的滚一边

weibo:http://weibo.com/tolisun

【神秘博士】(10th×Simm!Master)Travel?Trouble?

CP22小料试阅章

这次不走肾,XJB写的小故事

此篇来源于和基友过年间一次跋山涉水的温泉旅行......

 

一、

 

“你需要放松。”Doctor皱眉,“我说真的,焦躁会使你体内荷尔蒙分泌增多,大脑神经紊乱容易做出偏激行为。”

“哦,我是不是要感激你的科普?”Master压抑心中升腾的怒意,“到底谁的错?还不是某个混蛋的糟糕提议,我们才会在这鬼地方!”

“呃,但是你不能否认这里景色很美。”Doctor伸开手臂,脸上的笑意,七分真诚,三分讨好。

 

他们在冰岛某段没有确切名称的公路上。四周群山叠峦,白色积雪倾覆至山尖,偶有绿植露头,在阳光的照耀下也透着冰冷的寒意。眼前崎岖的黑色公路延绵山间,就像Master的绝望一般看不到尽头。

“只有你认为Doctor,我现在只想炸平这里所有的山。”Master拽着Doctor风衣领口,咬牙切齿,“所以我们还需要翻过那座山,才能到达那个鬼地方?”天,他是大脑故障了吗,否则怎么会同意这糟糕透顶的提议?面对Doctor的死缠烂打,他应该坚持己见,重生也绝不走出Tardis的大门。

“两个人的旅行很棒。”Doctor兴致勃勃的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旅游宣传册,“Hveragerði的温泉河对治疗头痛很有效果,我们应该尝试下。”

“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你的鬼话。”Master快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,“按我和你的行走速度,翻过那座山大概需要10个小时42分,而我并不打算和你一起走下去,现在给你2个选择Doctor,一是立马给我变辆车来,二原地返回,该死,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Tardis。”

 

这个白痴,不仅弄错地图上的地标,居然连方案B也没有!天知道他们降落在荒郊野外时Master有多愤怒和绝望。别说交通工具,就是连只野兔也瞧不见。

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Time Lord生存在这宇宙中?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,这么想的Master两颗心脏都快气到炸裂。

 

“嘿,还记得吗。” Doctor碰了碰Master的手指,”Gallifrey也有一座这样的雪山。”他们间很少提起故乡,对他们而言Gallifrey是一个禁忌,一个沉重的话题,然而今天Doctor一反常态,让刚刚还在盛怒中的Master揣测不明他的想法。

“我们在Prydon学院时一直偷偷跑去你父亲的牧场玩耍,就在那座雪山里,发现了属于我们的秘密基地。”

“触景生情了吗Doctor?”Master戏谑调笑,“可惜以前的事我都忘记了。”

“Koschei...”Doctor还想开口,背后急刹声打断了他接下去要说的话。

 

一辆蓝色Jeep停在他们身侧,车窗玻璃缓缓向下,一位微胖,头发少许发白的中年男人探出脑袋,“我说两位,要搭个便车吗?”

Doctor和master相互对望一眼,不约而同的说道:“非常需要!”

 

 

棕色的小家伙一直偷偷观察Master,和他一起坐在后座的Doctor则滔滔不绝的和副驾驶位的老妇人拉起家常。短短几分钟,就了解了车内三人的关系。

“所以你们是来参加老朋友的婚礼的吗Peter?”Doctor双手扒在椅后背,“多亏了他才能遇见你们,否则我们还得走到明天。”

被称作Peter的中年男人哈哈大笑,“我说你们真是两个奇怪的年轻人,徒步行居然什么也不准备,这夜里的气温可不那么令人愉快。”

“得问问我这聪明绝顶的朋友。”Master啧啧两声,把头扭向一边,他还是不习惯和人类一起呆在密闭空间,这让他浑身不舒服。Doctor像是察觉到他的异样,偷偷捏了一下他的手心。

 

“Sam好像很喜欢你的朋友。”老妇人Jane侧过脸对Master观察起来,“你的这位朋友看着很眼熟。”

Jane的话让Doctor感到紧张,“科学证明这个世界某个地方存在一对完美的二重身的可能性约为1/135。所以,你可能见到一个和他长像相似的人罢了。”

Jane仿佛没有听见Doctor的话直接问起Master,“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Har...”

“Sam!”Doctor急忙抢在Master前说道:“和您的孙子一样他叫Sam,Sam Tyler。”

Master翻了记白眼不再说话。

 

2小时的车程因为Doctor的滔滔不绝使得气氛活跃。进入Hveragerði小镇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“今天是我的幸运日。”Doctor感叹道,他们和Peter老夫妇预定了同一家酒店。

“或许你们该见见我们的朋友。”Jane的提议立刻让Master皱起了眉。

“呃,有机会的话。”Doctor边说边帮Jane把后备箱的行李搬出。

“不用等,瞧,他已经来了。”Jane兴奋的招手,“Dunn我们在这!”

 

被叫做Dunn的男人疾步走来,“总算等到你们了老伙计。”Dunn微笑着张开手臂,给Peter夫妇与小Sam一个结实的拥抱。“感谢你们能来,嘿Sam你都长这么大了。”  Dunn揉乱了Sam的头发,令他发出不满的轻哼。男人显然已不再年轻,但他身形提拔,声音铿锵有力,这都显示出男人曾是个军人。

 

“Bert呢。”Jan四处张望,显然她没有瞧见她口中的人。

“Bert正在准备明天的婚礼,他大概要被一个个流程给逼疯了。” Dunn翘起嘴角,用眼角余光看见两个陌生面孔,这俩人在他们寒暄时正打算偷偷溜走。

 

“请问这两位?”

Master心里骂了句脏话,他该早点把该死的Doctor拉走,陌生的地球人他并不愿屈尊搭理。

“你好先生,我们是小镇的游客,今天很幸运能坐上Peter夫妇的顺风车。”Doctor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,礼貌的招呼。

“那真是凑巧。” Dunn的目光从Doctor的脸上移至Master这儿,路灯发出的星点光亮投在男人高挺的鼻梁上,Doctor这才看清男人脸上留着一道可怕的疤痕,从左脸颊一直蜿蜑至脖颈。

“你们两位是——”Dunn指的什么显而易见。

“朋友!我们只是朋友。”Master抢在Doctor不知会说什么糟心话前急忙解释,Doctor挤着眉毛没说话。

“噢。”Dumm的眼神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的不太清楚。“两位如果有时间,我能否邀请你们参加明天的婚礼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6)
热度(24)